闪米特
《美国国家地理》全球十大探险家

我是探险者闪米特,关于我的奇幻漂流记,问我吧!

我是独木舟探险家闪米特,我的独木舟,底部厚度是3毫米,这比指甲稍厚的距离,就是我与大海之间的屏障。
2017年5月,我开启了新一轮的海洋极限耐力挑战——纯人力独木舟巡航中国海岸线,跨越八个省市自治区,观察一万八千公里海岸线,经历了140天的海上漂流。
2015年,我历时234天,漂流里程5490公里,完成世界首例黄河万里独漂,并一路在沿岸进行了包括宗教、水污染、土地沙漠化、教育、经济和疾病在内6个方面的调研,写下了30余万字的调研报告,有幸被评为2016年度《美国国家地理》全球10大探险家之一。我也是中国海洋独木舟探险记录的保持者,著有畅销书籍《致命冒险》。
我觉得人生其实其很短暂,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就是最好的人生。如果你也想在短暂的人生中,追逐梦想这匹烈马,如果你对我的海上探险故事充满好奇,那就放马过来向我提问吧!
894
运动 2017-10-10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92个回复 共9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探险经历过的最难熬一次的是什么样的?

闪米特 2017-11-10

在经历前加一个“最”字,往往让人很难回答。因为探险过程中那些难熬的时刻,都是非常独特的经历,很难横向对比量化出一个“最”难熬的事件。
只能说,这一刻脑海中浮现出什么样的经历,我就把它付诸文字说给你听。
在2012年,我用独木舟环海南岛的时候,经历过一次夜航。当时是带着头灯照明,强烈的灯光,让四周被反射得更加黑暗了。
我不知道是进入了乱浪区,还是大脑太过疲劳无法判断浪涌的方向,只觉得独木舟被推耸得震颤不已。
没有规则的波浪从四面八方的黑暗中来,每隔几秒独木舟就会被打上一记闷棍,敲打变得越来越激烈,晃得我坐不稳。
 毫无征兆的一个浪花,从背后给了我重重一击。跌落水的那一刻,我看见了五岁时的自己,小小的身体在水中拼命挣扎。我试图抓住他,却总是差那么一点点,我们能看见彼此恐惧的眼神,看见彼此因为窒息而变形的脸。
浮出水面的那一刻,我大口呼吸着,手里下意识地抓住了系在独木舟上的绳子。
头灯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了,四周是一片辽阔的黑暗。
我依然喘着粗气,我需要听见自己呼吸的声音。拉近独木舟靠着自己,这是现在唯一能给我安全感的东西。我试图爬上独木舟,这对我来说从来不是难事。我曾经在万山群岛外的大浪海域,进行了无数次的上艇练习。
双手分别抓住独木舟舱口两侧,双脚登水撑起自己,眼看就要上去了,突然一个大浪袭来,再次把我打下水。不甘心,迅速再试了一次,同样的结局,我看不到浪是从哪里来的。
停下来,发现自己的手微微有点颤抖。浓稠的夜色好像在吸走氧气,脚底似乎有重力在拉扯。我泡在水里感到呼吸不畅,紧紧抓住独木舟随着波浪起伏。

@@2017-11-14

老婆孩子,支持你吗?

您在探险过程中看到了那些美丽或者有趣的景色?

闪米特 2017-11-11

太多了,数不胜数。
举一个例子——红树林。无论是国内或国内,城市或乡村,但凡有红树林的地方,都非常值得一去。在探险的过程中,有时候会偶遇红树林,有时候,我也会特意兜路去看。
之前有国外朋友来旅游,带他们去看,把他们惊艳得不得了。因为红树林并不是很多国家有。
其中海南省文昌市的八门塆红树林对国内朋友来说,是比较容易去得到的地方。
八门湾红树林和东寨港红树林,是海南省两处著名的红树林景观。还有我老家——广东珠海的红树林,也挺好看的。
红树林生长在咸淡水交界处的湿地。在退潮的时候,泥滩会露出水面。如果是划独木舟去的话,要提前把握好涨潮和退潮的时间,不然容易搁浅。
之前有人问,红树林为什么不是红色,而是绿色的?
其实它们的枝叶本来就是绿色的,之所以叫红树林,只是因为这些生长在咸淡水交界处的乔木和灌木,属于“红树科”,它们的树皮内部呈红褐色。
红树林生长的湿地,学术上称为:海岸潮间带。它作为一种独特的海陆边缘生态系统而存在。
红树林区在生态链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在红树的保护下,很多小动物特别安全。因为大型凶猛鱼类不容易进入这种红树区,冒险闯入的话,退潮的泥潭会让他们有搁浅死亡的危险。
另外红树在浅水里密密麻麻的气根,也让大型鱼类没办法自由自在地活动。红树林因此成了大量小型鱼类,水生动物,两栖动物和很多鱼类幼年期的天然保护伞。
下次有机会,你不妨亲自去看看这些"海上森林公园",世界上海拔最低的森林。

热新闻

凯旋门娱乐注册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8

我觉得最主要的差距是在意识方面。
我们这次泰国洞穴国际救援力量分为两种,一种是国家派遣的力量,像美军的空中救援部队,简称PJ(Pararescue Jumpers),它是美国最强大的救援力量,是美国空军的特种部队之一,专司人道主义救援,称之为救特种部队的特种部队。我们跟他们是没法比了,不管从装备还是后勤保障上。他们的飞机可以直接从日本飞过来,由军机投送救援人员。但是在具体的技术上讲,我们并不比任何人差,因为大家都是同一标准,同一套检验技术体系,比如说绳索的技术,潜水的技术是一样的。
所谓的意识方面差一些,我指的是有些方面我们会根据自己的习惯来处理,但他们更专业一些。我举个例子,按照中国人的思维模式,包括我们自己,看到别人需要帮助,就会主动过去搭把手。但其实这样做可能是有问题的。我们在某一天的救援中就出现过这种问题,在与其他国家救援队员合作时,我们队员看到有人需要帮忙就过去了。但是在之后的总结会上,就有他国救援人员提出来中国队员过来之后造成了困惑。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他们搞不清楚你过来要做什么。你站在这个位置就要做好你这个位置的事情,如果每个人都想着是去搭把手获调整的话,那么整个节奏会被打乱。美国队和澳大利亚队就是这样,他们只做眼前的事,你那边再乱他们也不吭声不行动。只要在新的解决方案没有出来之前,他们绝不动。我们之前会觉得这是袖手旁观,但事实证明,只有这样效率才更高。
第二个意识就是他们只做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坚决不去勉强。比如美国队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救援力量,在这次泰国洞穴救援中,美国队也没有主动去承担水下最里面的救援工作。虽然每个美国救援队员都是最优秀的潜水队员,但在洞穴潜水方面他们并不是最有经验的,所带的装备也不是最适用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停下来由更适合的人去做,而不是说我要做这里面更主要的,所谓的更核心的任务,看起来更牛的任务。他们没有这样的思维模式,而之前我们实际上会有。那么这次我们也体会并学会了这一点,其实这样才是最安全和最科学的。
联系我们
关于凯旋门娱乐注册 在凯旋门娱乐注册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凯旋门娱乐注册广告 友情链接 凯旋门娱乐注册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