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点赞“差生”学校校长:“收破烂的”何以站上哈佛讲台

光明网评论员/光明网

2017-09-25 14:33

字号
站在哈佛演讲台上的杨昌洪。 贵州都市报 图
昨天(9月24日)有媒体又“翻检”出一则今年4月份的消息,讲的是贵州一所专门接收“差生”的学校校长在哈佛大学教育论坛上发表讲演的事。
这个让哈佛教育论坛的台下听众流泪、为其“站起来鼓掌”的讲演人,叫杨昌洪。2004年,他办了一所名副其实的差生学校:80%的学生都曾是问题学生,叛逆、自卑、偷窃、吸烟、学习能力差……杨昌洪也因此被称为“收破烂的”。但是,杨昌洪坚信“教育没有拒绝的权利,教师没有嫌弃的理由”,不嫌弃、不放弃、不抛弃每一个学生,坚信“多办一所学校,人间少一所监狱”。
人们的眼睛,总是被状元和学霸所吸引,差生和所谓“学渣”向来为人所轻视。但是,实际上,对于普通人来说,状元和学霸的大体相似的幸福人生轨迹多半与其无关,而差生和“学渣”的各具特点的不幸人生路径倒是有很大概率与其相交。甚至,即使是状元和学霸的生存状态和生活质量,在某种程度上,也要受制于作为社会“短板”的差生和“学渣”的生存状态和生活质量。这其中的道理,也正在“多办一所学校,人间就少一所监狱”的格言中。
最近两天,中国大学的“双一流”名单引来了各方热议。其实,把眼光转向中国的基础教育,尤其是经济后发地区的基础教育,也许更能看清“双一流”的实质所在。从解决社会问题的角度看,“收破烂的”所解决的问题,其社会意义一点也不逊色于“双一流”建设。如果将高等教育的“双一流”建设比喻成整个社会教育体系的塔尖,那么,基础教育——其中必须包括“收破烂的”部分——就是这个体系的塔基和塔身。如果这个比喻大体不差的话,那么,根据这个比喻,人们尽可在三者的建设关系上发挥自己的想象。
这两天,也另有一篇事关教育的文章在网络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这篇文章的作者是从上世纪90年代起就一直在中国进行田野调查的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罗斯高。这篇文章之所以引人注意,就在于其所探讨的是“民工的孩子为什么还会成为民工”的社会底层固化的问题。
该文章介绍说,高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差别就在于,前者的劳动力中的高中毕业生占比75%,而后者的高中毕业生占比则为33%。2013年,中国城市高中入学率为93%,这个数据比美国还高出一个百分点,但是,中国农村的高中入学率只有37%。这就造成了“一面是GDP飞涨、城市大学生的毕业数量每年剧增,一面是农村孩子越来越趋向于文盲”的局面。
这篇田野调查报告显示,从小学开始,中国的农村孩子和城市孩子就有差距。“对13万学生展开调查后发现,27%的农村孩子贫血,33%感染寄生虫,25%眼睛近视。”“今天,中国农村2/3的孩子生病了!难怪他们学不好。”当然,这篇调查报告引起人们警觉的远不止于此,因为健康问题,“如果通过免费营养配餐、提高卫生意识、净化水源、免费配眼镜等等物质辅助手段并非难以解决。真正难以解决的、也是罗斯高最担心的,是他的调查发现,农村孩子从小学就学习不如城市孩子好的主要原因是智力问题”。
从2014年起,罗斯高的调查团队给中国农村0—3岁的孩子做智商测试,在陕西、河北、云南、北京、河南农村以及城市中农民工社区的测试结果是类似的——45%到53%的人智商不足85,低于正常水平。而无论北京、上海、苏州还是伦敦、巴黎,城市中智商不足的孩子的比例是15%……这个报告,值得认真对待。
(原题为《“收破烂的”何以能站到了哈佛讲台》)
责任编辑:顾亚敏凯旋门娱乐注册报料:4009-20-4009   凯旋门娱乐注册,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差生学校”校长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凯旋门娱乐注册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凯旋门娱乐注册 在凯旋门娱乐注册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凯旋门娱乐注册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