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兄终弟及到父子相继:政教合一的沙特将走向何方?

重光

2017-11-09 16:42 来源:凯旋门娱乐注册

字号
据沙特阿拉伯阿拉比亚电视台11月5日报道,4日晚沙特国王萨勒曼宣布成立以王储穆罕默德为主席的最高反腐委员会,严厉打击侵占国家利益的各种腐败行为,严惩王室成员与政府高官在内的所有腐败分子。委员会成立当晚,就有11名沙特王子、4名现任大臣(部长级)和11名前大臣因涉贪被捕,被捕王子中有前利雅得省省长、前国防副大臣与沙特首富瓦利德·本·塔拉勒·阿勒沙特王子。
沙特首富瓦利德·本·塔拉勒·阿勒沙特是沙特开国君主阿卜杜勒-阿齐兹的孙子
同日,沙特阿拉伯国家电视台又报道,一架载有一名沙特王子(沙特前王储穆克林之子、阿西尔省副省长曼苏尔·本·穆克林)和数名政府官员的直升机当晚在沙特靠近也门边界的阿西尔省坠毁,包括王子、两名机组人员与四名政府官员在内的7名机上人员全部遇难。同时,沙特已经禁止所有私人飞机在境内起飞,并关闭了所有通往王宫的通道,此举据猜测为了防止嫌疑人逃跑和发生政变。在世人眼中,沙特王子似乎一直以光鲜亮丽的“土豪”形象示人,但近日多位王子被捕或发生意外,不由得让人好奇沙特王子们究竟过着怎样的生活?作为王室成员,王子们有何权利与义务?沙特王室又究竟如何统治着沙特这个阿拉伯半岛上最大的国家呢?
沙特阿拉伯国王领土面积达225万平方公里,是中东乃至西亚面积最大的国家
集行政、司法与立法三权于手的沙特国王
阿拉伯半岛上的国家,除也门为共和国外,其余均为君主制国家,而这些君主制国家只有巴林与卡塔尔实行君主立宪制,沙特是其中最大且最特别的国家——它不仅是当今世界上仅有的以统治家族名字为国名的国家,而且在继承人确立方面还实行“兄终弟及”制度,而非常见的父终子继制。迄今为止,所有的沙特国王都是沙特开国君主阿卜杜勒-阿齐兹的儿子。
现任沙特阿拉伯王国国王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
根据《沙特基本法》,沙特国王必须是沙特开国君主的儿子,或是他们的男性继承人,且具体人选还得获得沙特宗教领袖的认可。为了进一步规范确定继承人的制度,防止因继承人纠纷引发王室内耗甚至是政变,2007年沙特成立了“效忠委员会”,该委员会由沙特开国君主在世的王子们组成,已故开国君主之子的委员之职则由王孙担任。“效忠委员会”投票决定沙特王位的继承顺序,第一继承人为王储,兼任第一副首相,第二继承人为副王储,兼任第二副首相。名义上,“效忠委员会”的各位成员都享有王位继承权,由此该委员会成了沙特王室最为核心的组织,也是沙特王室内部勾心斗角、拉帮结派的无声战场。至2017年6月,“效忠委员会”共有34名成员,在他们投票通过后,沙特国王萨勒曼之子,年仅32岁的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才得以上位,由副王储升为王储,打破了沙特之前执行了数十年的“兄终弟及”制度,王位的第一继承人终于不再是第二代王室成员了。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同时也是沙特国防大臣
王储与副王储除了担任第一与第二副首相,还兼任沙特国家部门的大臣,大权在握,而国王的权力就更大了,其行使行政、立法与司法三大权力,是沙特的国家权力核心。立法方面,沙特国王可通过颁布国王敕令来出台或是废除法律,上文所提到的《沙特基本法》就是1992年由沙特前国王法赫德以国王敕令的方式颁布的。沙特还有一个由150人组成的协商会议(阿拉伯语:Majlis ash-Shūra as-Su‘ūdī),但它仅是一个咨询机构,有权向国王提交法案而无权通过或执行法律,而且协商会议的所有成员都是由国王亲自任命的,因而沙特实际上并无立法机关(即议会),国王行使立法权。
沙特协商会议开会时
行政方面,沙特国王兼任沙特首相,统领沙特内阁(阿拉伯语:Majlis al-Wuzarā’ as-Su‘ūdī),此内阁包含第一与第二副首相,23名沙特各部门大臣与7名副大臣,内阁的所有成员都由沙特国王以敕令的形式任命,并且沙特国王有权召集或解散内阁。内阁主要负责沙特国家行政与管理事务,通过不同的下属机构实现对如内政、国防、经济、医疗与教育等方面事务的管辖。
司法方面,根据《沙特基本法》,国王必须遵循伊斯兰教法与《古兰经》。《古兰经》与圣行(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言行举止)行使沙特阿拉伯王国宪法的功能,因而沙特无成文的宪法,且不设宪法法院,由国王任命的沙特乌理玛会议负责解释行使宪法功能的《古兰经》与圣行。乌理玛是阿拉伯语音译,原文为ʿUlamāʾ,意为伊斯兰教学者,这也是沙特政教合一制度的体现。
一本翻开的《古兰经》
政教合一制度下无所不在的乌理玛
沙特阿拉伯王国不仅是个权力高度集中于国王一人的君主国,而且还是个政教合一的国家,伊斯兰教瓦哈比派被奉为沙特的国教,因而伊斯兰教在沙特不仅仅是一种宗教,更是沙特的生活方式。沙特家族与瓦哈比派的联合始于18世纪,瓦哈比派的创始人瓦哈卜与沙特家族达成合作关系:沙特家族保障瓦哈比派的传教士与信徒的安全并在国家层面传播瓦哈比派教义,而瓦哈比派则全心全意地支持沙特家族的统治,在传道时提及沙特家族的丰功伟业,使其统治合法化。沙特家族与瓦哈比派从此形成了延续至今的联盟,双方互相联姻、互相扶持,形成了如今沙特政教合一的局面:沙特家族负责世俗事务,瓦哈卜及其后人谢赫家族负责宗教事务。
沙特前任大穆夫提阿卜杜勒-阿齐兹·本·阿卜杜拉·阿勒谢赫就是瓦哈比派创始人瓦哈卜的后裔,大穆夫提是沙特乌理玛会议的领导,享有伊斯兰教法的最终解释权
在沙特国内,瓦哈比派乌理玛的影响无处不在,他们不仅是宗教与社会道德方面的绝对权威,还能解释行使宪法功能的《古兰经》与圣行,并直接参与了沙特政府的行政管理:乌理玛参与了沙特政府下属劝善惩恶委员会的建设,该委员会的成员与志愿者即沙特宗教警察,他们监督伊斯兰教法的执行,上街巡逻逮捕无亲戚关系却在社交的男女、同性恋者与卖淫者,确保礼拜时商店打烊,没收与伊斯兰教价值观违背的纸质和影音出版物,禁止餐厅出售含酒精饮料与猪肉(2016年后他们的逮捕权被取消,只得将发现的情况上报给普通警察);沙特对犯罪者的惩罚也完全根据瓦哈比派乌理玛所奉行的伊斯兰教法,如杀人者要被公开斩首,偷窃者要被砍去偷东西的那只手,通奸者要处以石刑等。
身着传统服装的沙特宗教警察
1971年沙特乌理玛会议成立后,瓦哈比派乌理玛开始正式在沙特政府中任职,且领取沙特政府的薪水,影响力进一步扩大。不仅所有以国王敕令形式颁布的新法律要得到乌理玛的认可,而且还对王储的确立有极大影响力,此外乌理玛还参与了沙特国内重大事项的决定,如于1973年石油危机中大幅提升油价,1990年海湾战争时请求外国军队入驻沙特。尽管沙乌理玛的影响力与权力随着沙特数十年来不断推进的改革而逐步减小,但他们仍是沙特国内不可小觑的势力,教育、法律与家庭事务均受其管辖。乌理玛与各地部落酋长、商业大鳄和沙特王室一同构成了沙特政教合一的王室政治的四大支柱。
控制一切的庞大家族
作为沙特的统治家族,沙特家族主宰了沙特的政治系统,并依靠一万五千人的庞大家族占据了沙特政府所有的关键职位。沙特家族成员在地方到中央各级政府中均有任职,以此来压制各地部落酋长与商业豪门所代表的地方势力。沙特家族的王子数量达到了惊人的7000人,而其中最有权力与影响力的有200人,这些人在沙特历史上一直包揽了沙特国家部门的大臣之席与全国13个省的省长之位,因而非沙特家族成员较难攀升至政府高位,不利于社会不同阶层间的流动。
沙特家族的徽章:椰枣树下的交叉宝剑,同时也是沙特阿拉伯王国的国徽
沙特王子们通常在一个职位上会工作十几年甚至数十年之久,这进一步使沙特政府部门的一些领域或一些省成了沙特家族众分支的“世袭封地”,如前国王阿卜杜拉曾在1963年至2010年间担任沙特国民卫队司令,在他继任国王后委任了他的儿子继续担任沙特国民卫队司令;前王储苏尔坦·本·阿卜杜勒-阿齐兹自1962年起担任沙特国防与航空大臣,直至其于2011年去世;前王储纳伊夫自1975年起担任沙特内政大臣至2012年去世;现任国王萨勒曼在2015年登基前,也曾在1962年至2011年间担任利雅得省省长。
红色为利雅得省在沙特国内的位置
由于沙特国内没有政党,也没有选举,因而沙特的王室政治有两条主线:沙特王室内部的政治互动、沙特王室和沙特社会其余所有人的政治互动。沙特王室内部由于家族分支、个人野心(谁该继承王位?)与意识形态(乌理玛在沙特的影响力应该被削弱还是加强?改革应以何等速度进行?何为其最终目标?)差异而分成了多个派系,其中最强大的派系被称为“七兄弟”(阿拉伯语: as-Sudayriyyūn as-Sabʿah),包含沙特前国王法赫德与现任国王萨勒曼。沙特家族内不同派系的互相倾轧与对外共同压制地方主义是沙特王室政治的主要特征。
沙特前国王法赫德·本·阿卜杜勒-阿齐兹是“七兄弟”派系中最年长者
结语
沙特阿拉伯王国,这个当今世界上仅有的以家族名字为名的国家,其王室沙特家族依靠与瓦哈比派乌理玛宗教势力延续至今的同盟关系,构建了沙特政教合一的基础,沙特家族家长——沙特国王集行政、立法与司法三大权力于一身,同时给予瓦哈比派乌理玛解释行使宪法功能的《古兰经》与圣行的权力,并以瓦哈比派乌理玛的的宗教观为执行伊斯兰教法的根本依据,由此在司法与立法层面强化了沙特的政教合一,也从宗教层面上为沙特家族的世俗统治提供了合法性。另外沙特家族依靠自身庞大的规模,使数千位王子由上至下控制了沙特各级政府的重要职位,并几乎以“世袭”的方式常年占据国家各部门大臣之席与各省省长之位,以此压制各地部落酋长与商业豪门所代表的地方主义;同时沙特家族内部也因意识形态与血缘等方面的差异分为多个小派系,时而互相倾轧,争夺王位继承权与行政管理主导权,时而共同对外,维护沙特的统一与稳定,压制分离主义与极端主义,沙特的王室政治的主线即是这两条。
尽管沙特独特的王室政治有其优越之处,一度使得沙特经济、民生与社会等方面高速发展,实现了沙特的现代化,但它的局限与不足也很明显:改革的进程被极端保守的瓦哈比派乌理玛宗教势力掣肘,数十年来推行缓慢;非沙特家族成员难以攀升至政府高位参与国家决策,平民也因没有政党与选举而难以参政,这些缺点是沙特急需弥补的。
在沙特新王储穆罕默德“摄政”后,稳步推进的改革也许能暂时缓解国内日益突出的矛盾,但不能一劳永逸地消除矛盾,沙特政教合一的王室政治需要对自身实施变革,将教育、司法与家庭事务的控制权逐步收回至政府手中,只有这样才能为沙特注入新的活力,实现世俗化与对外开放,促进女性与年轻人就业,降低失业率与贫困率,吸引外资推动经济结构转型,不再依靠石油产业为国家主要收入来源,并实现国防工业自主化,为实现沙特的“2030愿景”打下坚实的基础。
今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接见沙特王储,沙特国防大臣穆罕穆德·本·萨勒曼
新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也意识了这一点,这次他“掌舵”沙特最高反腐委员会逮捕大批王子与高官,打击面相当广,对沙特王室政治的四大支柱中的两个产生了巨大影响。不仅商业大鳄中多人锒铛入狱(以沙特首富瓦利德·本·塔拉勒王子为代表),而且沙特王室中数位“世袭”高位的王子们(以前国王阿卜杜拉之子,沙特国民卫队司令穆贴卜·本·阿卜杜拉为代表)也纷纷落马,新王储此举明为惩治罪犯,实为清除商业大鳄与王室中的反对派。
新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这次逮捕大批王子与高官,意在推动沙特政局洗牌,使得沙特王室政治的四大支柱互相之间的力量对比发生根本性变化,让以他自己为首的沙特王室内核掌握最高权力,不再掣肘于王室外围与商业大鳄,既而腾出力量压制瓦哈比派乌理玛宗教保守势力与各地部落酋长,将原有的分散出去的权力收归王室,进而推动世俗化与经济改革进程,缓解社会矛盾。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反对派此次虽然遭到重创,但实力依旧尚存,在未来可能联合国内宗教保守势力与部落酋长,对新王储为首的王室内核做出反击。因此,沙特的未来还无法确定,两派之间存在发生激烈冲突的可能。沙特未来将走向何方,依旧值得我们的关注。

参考资料:
1.Marshall Cavendish (2007). World and Its Peoples: the Arabian Peninsula. p.78. pp. 92–93. ISBN 978-0-7614-7571-2.
2.Boucek, Christopher. "Saudi Fatwa Restrictions and the State-Clerical Relationship". October 27, 2010.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Retrieved 13 March 2014.
3.Robbers, Gerhard (2007). Encyclopedia of world constitutions, Volume 1. p. 791. ISBN 0-8160-6078-9.
4.Champion, Daryl (2003). The paradoxical kingdom: Saudi Arabia and the momentum of reform. p. 60. ISBN 978-1-85065-668-5.
5.Kechichian, Joseph A. (2001). Succession in Saudi Arabia. p. 72. ISBN 978-0-312-23880-3.
6."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Online: Saudi Arabia (Government and Society)". Britannica. Retrieved 28 April 2011.
7.Campbell, Christian (2007). Legal Aspects of Doing Business in the Middle East. p. 265. Retrieved 7 June 2011.
8.DeRouen, Karl R.; Bellamy, Paul (2008). International security and the United States: an encyclopedia, Volume 2. p. 672. ISBN 978-0-275-99255-2.
9.Stokes, Jamie (2009). Encyclopedia of the Peoples of Africa and the Middle East, Volume 1. p. 611. ISBN 978-0-8160-7158-6.
10.Naʻīm, Abd Allāh Aḥmad (2002). Islamic family law in a changing world: a global resource book. p. 136. ISBN 978-1-84277-093-1.
11.Library of Congress, Federal Research Division (2006). "Country Profile: Saudi Arabia" (PDF). Retrieved 20 June 2011.
12."The House of Saud: rulers of modern Saudi Arabia". Financial Times. 30 September 2010. Retrieved 20 June 2011.
13.Bowen, Wayne H. (2007). The history of Saudi Arabia. p. 15. ISBN 978-0-313-34012-3.
14.House, Karen Elliott (2012). On Saudi Arabia : Its People, past, Religion, Fault Lines and Future. Knopf. p. 10,13.
15.Owen, Roger (2000). State, power and politics in the making of the modern Middle East. p. 56. ISBN 978-0-415-19674-1.
16."Saudi King Abdullah to go to US for medical treatment". BBC News. 21 November 2010. Retrieved 20 June 2011.
17."Biographies of Ministers". Royal Embassy of Saudi Arabia, Washington, DC. Retrieved 20 June 2011.
18."Prince Salman resumes duties at governorate". Arab News. 23 November 2010. Retrieved 20 June 2011.
19.Noreng, Oystein (2005). Crude power: politics and the oil market. p. 97. ISBN 978-1-84511-023-9.
20.Kostiner, Joseph (2009). Conflict and cooperation in the Gulf region. p. 236. ISBN 978-3-531-16205-8.
21.David, Steven R. (2008). Catastrophic consequences: civil wars and American interests. pp. 33–34. ISBN 978-0-8018-8989-9.
22.Korany, Bahgat; Dessouki, Ali E.Hillal (2010). The Foreign Policies of Arab States: The Challenge of Globalization. p. 358. ISBN 978-977-416-360-9.
23.Goldstein, Natalie; Brown-Foster; Walton (2010). Religion and the State. p. 118. ISBN 978-0-8160-8090-8.
24."Saudi Arabia: The Coming Storm" By Peter W. Wilson p. 26-27
25.Nawaf E. Obaid (1999). "The Power of Saudi Arabia's Islamic Leaders". Middle East Quarterly. VI (3): 51–58. Retrieved 23 June 2011.
26.Farsy, Fouad (1992). Modernity and tradition: the Saudi equation. p. 29. ISBN 978-1-874132-03-5.
27.Hassner, Ron Eduard (2009). War on sacred grounds. p. 143. ISBN 978-0-8014-4806-5.
28.Abir, Mordechai (1987). Saudi Arabia in the oil era: regime and elites: conflict and collaboration. p. 4. ISBN 978-0-7099-5129-2.
29.International Business Publications (2011). Saudi Arabia King Fahd bin Abdulaziz Al Saud Handbook. ISBN 0-7397-2740-0.
30.Nyrop, Richard F. (2008). Area Handbook for the Persian Gulf States. p. 50. ISBN 978-1-4344-6210-7.
31.Bligh, Alexander (1985). "The Saudi religious elite (Ulama) as participant in the political system of the kingdom".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iddle East Studies. 17: 37–50.
32.Mattar, Philip (2004). Encyclopedia of the Modern 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 Vol.1 A-C. p. 101. ISBN 978-0-02-865770-7.
责任编辑:熊丰凯旋门娱乐注册报料:4009-20-4009   凯旋门娱乐注册,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沙特,反腐,王室,政教合一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凯旋门娱乐注册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凯旋门娱乐注册 在凯旋门娱乐注册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凯旋门娱乐注册广告 友情链接